曾经有一个好朋友,就称呼她德吧。
最早是在小学五年级认识的,那时候他们转到我们这里来上学,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生,所以我们很快就熟了。
我还记得那一天,那时才开学,刚结束暑假从海南回来,跟爸爸捡了一大袋的贝壳珊瑚的我,那一天穿着一套蜡染的红色小布群,书包里背了很多给同学的贝壳,正好赶上他们,于是通过这么一枚贝壳,开始熟起来,下课后一起跳皮筋儿。
班里一直隐隐有分帮分派的氛围,到了六年级爆发了。那时候我已经和德玩得特别好,班上有个很漂亮的妹子,用我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像滨崎步,那时候班上有两个男生是领头羊吧,大家都听他们的,其中一个喜欢上了那个小滨崎步,德一直就不是很喜欢那妹子,就和那男生仇了,其实真的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,另一个男孩子就和德一边,瞬间班上就分成了两派,我那时候还处于中间人,两边都能玩一下,记得有一天吧,正和漂亮妹子她们一起跳皮筋还是怎么的,还没跳,德就跟我说,我是和她玩还是和这个妹子玩,天了噜,这不就是变相威胁吗哈哈哈,那时候犹豫不决,最终却也还是站在了德那一边,自此,班上就正式分割成两派。有一天我还记得,是上自习,这两个领头羊就打起来了,现在回想一下依旧是很暴力,直接就拿凳子对砸了。现在再去回想这一切,真是幼稚的可以,看多了古惑仔吧哈哈哈!
后来怎么和好的不记得了,还记得的就是有一次数学考试,潇宝数学很好,先帮德做了,然后趁老师不注意把我的试卷直接拿过去了,吓死我了那时候。
再后来,就升初中了。没有和德分在一个班,我爸妈一直反对我和她玩在一起,为此特意把我两分开了。每晚要上自习,还是能够凑到一块儿,有一天不记得为撒,我两掰了,我那晚写了好多的纸条,上面全是我的反悔道歉啥的,甚至还说如果不原谅我那就要她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啊什么的,然后,还是被我给打动了,当晚哭得也厉害。
还有一次,和家里闹别扭,窝着一肚子委屈出了门,正好遇见了她,一个没忍住,直接就抱上去哭了,平常都是她当爱哭鬼,趴在我肩上哭,这次也被我给吓到了,因为认识几年,第一次见我哭。
第二次哭,又是为了她。因为我的生日弄错了,搞的文和男朋友吵架,生了好大气,我一直不敢喘气,一直在求原谅,最后大庭广众之下,我实在是难受的哭开了,不过这眼泪还是很有用,估计也是见我哭了,所以心软了原谅了我。看来,有泪不轻弹,泪到用时便不明觉厉啊。
那时候我还很介意一件事,初中又来了一批转学生,她班里转来一个女孩子,其实就是个T啦,T和她玩得很好很好,后来我觉得不对劲,果然两个人就出问题了,换到现在来看,我想德也是极其容易被掰弯的。那时候两个人搞得死去活来,T为了她吸烟喝酒还闹割腕,而德天天被T气哭,我都要崩溃了看着,其实也是嫉妒,觉得只属于我的朋友被人给抢了。
初三这两人没一个班了,T和我同班了,就坐在我前边,经常和我谈心,说起她和德的事情。我也是略郁闷,初三和德的接触开始变少了,莫名的就生疏了一些。
想起初一暑假里还一起在一个老师家里补课,那时候我疯狂的迷恋神起,连带着好多朋友都被我给带发了,德也是,那时候两个人约定好一起去韩国看偶吧,那时候德还写了一封信给我,说是这辈子我就是最好的朋友,若有一日忘记了我便天打雷劈,想想这些话也够幼稚而矫情,那时候的女生,脑子里装的是各类言情小说,各种友情爱情。
好吧,或许这本身也就是青春的一部分,狗血又恶俗。
从前跟着爸妈还有各位老师一起去他们那块儿家访,于是晚上便睡在她家,那时候她家还没有建新房,两个人挤在二楼的小床上,还有她那个顽皮的爱哭鬼妹妹,买上五毛钱的辣条便是美味,一起睡得香甜,这样的画面经历过好几次。
那几年特别流行照大头贴,经常和她一起去照,至今还留着一张背着她的照片,两个人笑的也真是开心。
之后,升高中了,我去了市里的重点,她在北区的高中,刚开始还有书信来往,她还寄了大头贴给我,后来听说她和平好上了,还觉得不可思议,再然后,,,就断了联系。
高考完,发了一条说说,那是复读后,她问我考的怎样,就想起好久没有联系,告诉了我电话号码,还让我记得去她家过生日,但是最后,我没有去,也不记得是怎么了。
暑假在小镇的街上遇见她,很是尴尬,居然都已经没有什么话可以说,再之后,在干爹家遇见她,她在学车,要在干妹妹家睡一晚,那天是自从高中后相聚最久的一次,得知她已经找了男朋友并且后来已经订婚,离开的时候,彼此看到了遗憾。
今天写下这篇回忆,当做是个纪念吧,怀缅一下曾经那段真挚热烈的友情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 )
TOP

© lsm5yj | Powered by LOFTER